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浪漫岛,心故事

待我长发及腰,待你青丝绾正,笑看君怀她笑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同安有个“大肠国”,厦门人独爱的“黑暗料理”  

2017-03-05 17:34:06|  分类: 寻味厦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早春三月的厦门,其实已阵阵暖意。上午八点半,在同安区祥平街道凤岗村一家简陋的大肠血店,人头颤动。店门口一个铁皮做的灶台,灶台上一圆柱型铝锅,装着一根一根圆润的大肠,冒着滚滚热气,老板就站在这锅边,左手轮一漏勺,右手拿一剪刀,大剪刀“咔嚓”几下,一段段大肠血落碗,撒上一把切得细碎的芹菜和一小勺胡椒粉,舀上一大勺热腾腾的高汤,一碗喷香的大肠血就备好了。

每天上午八九点钟,人们常常会三五成群,或坐塑料椅,或趴石桌上,聚集在凤岗社区大榕树斜对面100米处的“凤岗大肠国,无分店”招牌下,大口咀嚼喝汤,品尝地道的风味小吃——大肠血。

大肠血,顾名思义就是把大肠洗干净了,再把猪血灌进去。然后放到汤里熬煮,放入香菜末,葱花,撒上白胡椒粉。滑嫩的猪血,嚼劲十足的大肠,胡椒粉配上新鲜的香菜,浇上由特意熬制的汤头,就成了同安的特色风味小吃——大肠血。

因为有着大肠和血,许多人不敢吃。在网络上,大肠血还被票选为“外地人闻风丧胆,让厦门人独爱的‘黑暗料理’”前三甲之一。不过,大肠血名字听起来不那么文雅,但是味道却不一般。大肠口感相当弹而且有嚼劲,而猪血又嫩又脆。没吃过大肠血的话,你肯定想不吃它的口感和滋味。不过,大肠里头灌猪血,却被称为“大肠液态肉”,因为猪血的营养非常丰富,向来就有“液态肉”之称。猪血主要以蛋白质为主,其中的含脂肪量极少,每100克仅含0.4克,是瘦猪肉含脂肪量的1/70,是低热量、低脂肪食品。另外,大肠猪血中的猪血中所含人体必需的无机盐,如钙、磷、钾、钠等,以及微量元素铁、锌、铜、锰也较多。

这家店,在同安开了33年,成为同安乃至厦门最早的大肠血店之一。而老板杨亚国,在那半平方米的操作台间,站立33年,从黑发站成了白发,从一个刚成家的小伙子,站成了有孙子的爷爷。

厦门有不少小吃店经营大肠猪血的店,但在这家店的门前,在这里每天都是车水马龙,到这里的老食客和闻名而来的新食客络绎不绝,店面虽然有点破旧感,低矮的平房,每天却有着极大的客流量,许多人特地从岛内驱车前来一试究竟。因为生意好,时常出现人满为患的局面,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,去尝一口美味的大肠猪血。

客人下车,冲站在圆柱型铝锅边的“大肠”点一点头,“大肠”便迅速上手,一手漏勺,一手剪刀,从桶里迅速捞起一节大肠血,咔嚓咔嚓几剪刀下去,饱满的大肠血破肠而出,被剪成几段。“大肠”用剪刀顺势一推,装着半碗“干货”的不锈钢碗迅速滑到了客人前面。加一勺白胡椒粉,再拎起大勺,舀起一点香菜,侵入桶里的汤汁中,出来时已是满满一勺,哗啦啦“灌”入碗中,不多不少,刚刚好快要溢出来的一碗。

一切像是在无言中,客人也不出声,端着就走,然后埋头苦吃。在同安同莲路凤岭段的岗里头786号,大马路边,有一间毫不起眼的平房,三五张桌,一个圆柱型铝锅,以及站在旁边的杨亚国,但是,它却有个霸气得不能再霸气的名字——“凤岗大肠国,无分店”。每天早上8点到12点,这里却有着极大的客流量,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,去尝一口美味的大肠猪血。


【转】同安有个“大肠国”,厦门人独爱的“黑暗料理” - 蔻荞 - 浪漫岛,心故事

 

【转】同安有个“大肠国”,厦门人独爱的“黑暗料理” - 蔻荞 - 浪漫岛,心故事

 

【转】同安有个“大肠国”,厦门人独爱的“黑暗料理” - 蔻荞 - 浪漫岛,心故事

 

【转】同安有个“大肠国”,厦门人独爱的“黑暗料理” - 蔻荞 - 浪漫岛,心故事

 

“大肠血”这名字因他而来

说起这家店,在同安的人估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老板杨亚国,现年60岁,做大肠血已有33年,用他的话说是,他开始做大肠血来卖的时候,市场上还没有任何一家大肠血的店。“大肠血”这名字,是因为他,口口喊出来的。

也因为半生与大肠血打交道,人们似乎忘了他的本名,直接就用“大肠”给代替了。“有的也叫我‘大肠国’,名字后面有个国字嘛,在同安 ,我不认识他们,但我走到哪,哪都认识我!”说起来,杨亚国还蛮自豪。

“哎呀,那时候刚结婚,家里地又分得少,要生活啊!”杨亚国边忙手里的活,边回忆起往事来。他说,那时候的同安农村,有一种只有在杀猪的时候才有的食品——大肠米血。把糯米和新鲜的猪血灌入洗干净的大肠里,煮好来吃。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”杨亚国也会做,但是要拿来卖,糯米太不容易熟了,他把糯米取消了。

开始当小老板啦!没有招牌,没有店名,只有杨亚国两夫妻,还有一个大桶。杨亚国说,刚开始的时候,客人也不知道是什么,还不敢来吃,但吃着吃着,人就多起来了。

到底是当早餐呢,还是午餐呢,还是点心呢?其实杨亚国也没仔细想过,反正就是卖了,客人要是吃不饱,自带馒头包子。反正他也不卖别的,就一碗大肠血,汤汁浓郁,货真价实。爱吃的就来,吃不惯不勉强。为啥不搭配着卖呢?“忙不过来!”就是这么简单。

一碗“高大上”的大肠血

杨亚国说,店一开始,他就坚持“高大上”,比如,一碗大肠血,他要卖6毛,这价格,在别的地方能吃上两碗面;再比如,他只卖早上下午不卖,卖完为止,再来也没有。当然,也可能也是无意为之,“农村里的说法是,血是下午不能吃的。”杨亚国说。

马路边这小铺子,就是他的店,30多年从未变过,只不过马路一直扩,他就一直退,越退越后,也越变越大。岁月就这么在大肠血特有的香气中,缥缈着过了,杨亚国从黑发站成了白发,当然,他的那些食客,也从“3.5元,吃到了15元”。

杨亚国一边跟记者回忆着往事,埋头苦吃的食客中,冷不丁就冒出一句话:我是从3.5元,吃到了15元的!这男食客,是骑摩托车来的,也不知道在附近哪里上班,三不五时就要来吃上一碗。另一位先生,是从五元吃到了15元,吃的时间略短,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杨亚国说,他这店,卖价从来就不低,即使后来有人跟着他同样卖起大肠血,他的定价,也比别人高一两个台阶。他说,卖5元时大概是1990年左右,卖7元大概是2000年左右,后来涨到10元、12元、13元,到现在的15元。“厦门没有哪一家的大肠血,一碗是卖到15元的!”杨亚国颇有些自豪,这是他对自己产品自信的表现。

不开店要被人“骂”

确实好吃啊,滑嫩的猪血、嚼劲十足的大肠、自制的胡椒粉搭配新鲜的香菜末、浇上由大骨头熬制而成的汤头,一点大肠的怪味都没有。

30多年前的凤岗,一整头猪的大肠,要卖1.2元,还是没处理过的,很难买。杨亚国说,因为屠宰场的血都被别人承包了,得从承包的人手里买。每天早上四点多,杨亚国就到附近的屠宰场去接新鲜的血,一个多小时候后回来,再跑去菜市场挑选新鲜的猪大肠。30多年后的今天,一头猪的大肠已经涨到60元,而这样的作息,杨亚国已经交给他的儿子杨志向,但是,他仍然坚持4点多起床,洗锅、熬汤、做后勤。

虽然,杨亚国已从黑发站成了白发,但是他乐呵呵地说,每天这么忙碌,也不知道是吃了大肠血的原因,还是因为够忙碌,反正,这几十年,一点病痛没有,不但他,他的家人,也从不生病。

他从未想过不干的那一天。除了春节休息七八天,平时总是开着店,就连儿子的大婚,也只休息了一天。“不开要被人骂啊,他们来了没得吃,不是要被骂吗?”杨亚国笑起来。

正聊着,来了个食客,70岁,他说以前在南安,来这里吃了20多年的大肠血了,他的母亲在香港,也特别爱吃这里的大肠血,最近回来厦门,他特意打包了四份大肠血,要带到岛内来给母亲吃。他说,母亲牙口已不好,只能吃血,大肠吃不了了,但还是忘不了这味道。

杨亚国说,干了三十几年,也没觉得烦的时候,“一想到有钱赚,就有动力!”他开玩笑地说。但我相信,这样的老食客,才是他心底最大的动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